[两小时浓缩百年浮沉,去话剧版《大宅门》看平行时空里的“另一个白家”]_1

两小时浓缩百年浮沉,去话剧版《大宅门》看平行时空里的“另一个白家”
2001年,陈宝国的白景琦、斯琴高娃的白文氏、刘佩琦的白三爷、何赛飞的杨九红……电视剧《大宅门》在央视首登荧屏,一举创下收视率神话,这段深宅大院里的往事,已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。12年后,由电视剧导演郭宝昌亲身执导、我国国家话剧院创排,话剧版《大宅门》于2013年总算诞生。排演多年来,话剧版《大宅门》仍口碑爆棚,在表演脚印所到之处均一票难求。现在,话剧《大宅门》将再一次重启它的旅程。11月20日-21日,“国字号”话剧《大宅门》将作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本年话剧板块的压轴大戏盛大上台,一段社会、人生恩恩怨怨、生生死死浸透爱恨情仇的传奇故事行将打开。

图说:《大宅门》海报

《大宅门》是郭宝昌的命

《大宅门》之所以可以经久不衰,成为经典,不得不说到该剧的导演兼编剧郭宝昌。郭宝昌曾说,他终身做的最有含义的一件事,便是把这个形象出现给观众。因而他以为,《大宅门》便是他的命。

剧中的百草厅以鼎鼎大名的百年中药老字号“同仁堂”为原型,所再现的百年风云故事,正是郭宝昌的宗族史。郭宝昌自幼在大宅门里生长,整个大宗族里的恩怨情仇,几度兴衰他都是耳闻目击、亲身经历。他曾经在节目中表明:“我生活在宅子里几十年,我写的这上百个人物,都是我身边一同生活过的、我亲眼所见的,也都是跟我打过交道的”。
16岁那年,郭宝昌开端动笔书写以“同仁堂”为故事原型的著作《大宅门》,经过一次又一次无情的修正,手稿4次被焚毁,历经40年艰苦刚才完结。最终因他的执着,《大宅门》成了我国戏曲史上无法跨越的经典之作。观众们经过电视剧,跟着白七爷走过青年、中年、壮年与老年,身边的女性从二老太太白文氏到大太太黄春、姨太太杨九红、二太太香秀,时经清末、民国、军阀混战、解放时期的浮沉改变,种种眼花缭乱的变更让时空流通的激流愈加凶狠,爱憎在其间挣扎得越发入骨,但戏面上又有着京腔京韵的气定神闲。

图说:《大宅门》剧照

2013年,郭宝昌执导出了话剧《大宅门》。他坦言:“自幼神往话剧舞台,对这块改变万千的方寸之地充满了敬畏,但一直无缘进入,这次了了个愿望。”

两小时浓缩百年浮沉

将一部电视剧改成话剧,《大宅门》有着美好的烦恼。原作经典桥段太多,取舍成了要害。为此,主创团队动了许多脑筋。他们不但忧虑观众的承受度,也忧虑艺人的承受度。正如郭宝昌所说:“艺人面临这样的戏很简单就会变成仿照电视剧里的人物。那就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,艺术便是要有特性,有共同的东西才宝贵。所以我一开端就和艺人说,我想做一个全新的东西,不想翻刻一遍电视剧。”

图说:《大宅门》剧照

所以,话剧版《大宅门》把白家的精彩故事浓缩在短短两个半小时中。话剧版虽和电视剧版是同一部著作、相同的戏眼和人物,却让人似乎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激流里,跟着解放时期的浮浮沉沉看到另一个白家。从18岁到80岁,演绎白景琦的跌宕终身。人物的时令固不自封,中心的戏眼固不自封,但精简的故事更有一种让人无处分心的浓度。剧院中响起的郭宝昌串场词,既承上启下,又勾勒人物、烘托气氛,从戏曲技巧的视点来讲,还能起到间离效果,让观众反复出戏入戏。剧组不只沿用了电视剧中赵季平创造的原声音乐,恰当地烘托了剧情气氛,更是加入了不少京剧元素,让人在前史与实际交织中,看到、听到炎黄子孙卑躬屈膝的时令与铮铮铁骨,以及风流潇洒和狂放不羁的人道。
作为10月下旬以来推出的四个重磅大IP话剧的最终一部,《大宅门》的表演也将标志着东方艺术中心新表演季在本年的完美收官。从《被厌弃的松子的终身》到《大宅门》,咱们目击了书中、电影中的精彩故事变成“实际”,也对不同的故事有了自己的了解和感念。让人等待的是,下一年还有多部大IP的明星话剧即将上台。